2021年7月9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 —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菜鳥集運7月9日訊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今日主持例行記者會,就王毅將訪問中亞三國、阿富汗局勢等問題回答記者提問。以下為文字實錄:

應土庫曼斯坦副總理兼外長梅列多夫、塔吉克斯坦外長穆赫裏丁、烏茲別克斯坦外長卡米洛夫邀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將於7月12日至16日對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進行訪問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外長理事會會議、“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外長會議、“中亞和南亞:地區互聯互通的挑戰和機遇”高級別國際會議。

新華社記者:請介紹王毅國務委員此次訪問中亞三國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外長會議等多邊會議的背景、有關考慮及中方對此訪的期待。

汪文斌: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都是中國的友好近鄰和戰略伙伴。今年5月,“中國+中亞五國”外長第二次會晤在西安成功舉行,推動中國同中亞國家關係邁上新台階。今年是上海合作組織成立20週年,上合組織發展面臨新機遇。當前阿富汗局勢演變處於關鍵節點,上合組織成員國都是阿近鄰,在推動阿和平和解與重建進程方面可以發揮積極作用。促進互聯互通是中亞、南亞等地區國家的共同訴求,也是中方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上述背景下,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此次出訪,雙、多邊結合,是中方着眼鞏固同中亞國家傳統友好與合作、推動上海合作組織發展、促進阿富汗和平穩定、加強共建“一帶一路”和互聯互通建設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動。

出訪期間,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將同中亞三國領導人會見,同三國外長舉行會談,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外長會議等多邊活動,並同與會其他國家外長進行友好交流。相信此訪必將有力落實習近平主席同各國領導人達成的重要共識,深化雙、多邊合作,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作出新的貢獻。

中阿衞視記者:很多阿拉伯國家的學生很想回到中國學習,請問中國什麼時候會允許這些留學生回到這裏學習?

汪文斌:中國政府始終高度重視外國留學生來華問題,將在確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統籌考慮外國留學生返華復課事宜。

《中國日報》記者:據報道,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近日就美方拒絕中國留學生赴美留學簽證一事迴應稱,相關措施依據第10043號總統令,隻影響少於2%的中國籍申請人。美國歡迎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學生赴美。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美國本屆政府口口聲聲説重視對國際學生的開放性,卻繼續將這個充滿偏見歧視的總統令奉為圭臬,這與美方自我標榜的開放自由理念和“歡迎中國學生”的表態完全不符,是在繼續開歷史倒車。

美方稱上述措施隻影響少於2%的中國籍申請人,但美國喬治城大學報告評估,每年預計有3000至5000名擬赴美留學的相關學科中國研究生受到第10043號總統令的影響,佔總人數的16%到27%。大量受到10043號總統令影響的莘莘學子自發發起成立網站,講述自身被拒籤的經歷,呼籲維護學術自由,這是美方應當正視的聲音。

人文交流是中美關係的根基,學術、教育與科技交流是中美人文交流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敦促美方正視並重新審議這一問題,停止對中國留學生的無端限制打壓,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

路透社記者:週三晚上,標普道瓊斯指數和富時羅素決定將更多中國企業從其指數中剔除。此前,美國一項最新的行政令禁止國內投資於據稱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企業。外交部對此有何評論?是否有采取報復措施的計劃?

汪文斌:中方堅決反對美國將經貿問題政治化,濫用國家力量、泛化國家安全概念無端打壓中國企業。美方有關行徑嚴重違背美方一貫標榜的市場競爭等通行國際經貿規則,違背時代發展潮流,損害各國投資者利益,也會損害美國利益和自身形象。

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程度日益提升。個別企業不在一些國際指數之內,並不妨礙國際投資者通過多種方式投資於這些企業,分享中國發展的紅利。有關指數剔除優質的中國企業,只會降低這些指數的權威性和代表性,這是他們自己的損失。

印度報業托拉斯記者:你剛才回答了兩個關於留學生的問題,包括外國學生返華復課以及美方歧視中國留學生。請問是否有留學生返華的時間表?

汪文斌:剛才我已經介紹了中方在外國留學生返華問題上的原則立場。我們對這個問題高度重視,將在確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統籌考慮外國留學生返華復課事宜。同時,我也再次強調,中方將繼續根據疫情形勢發展,在科學分析的基礎上,統籌確定各項防控措施。我們願意在確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積極構建健康、安全、有序的中外人員往來秩序。

《人民日報》記者:請簡要介紹本次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外長會議和“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外長會議的主要活動安排,中方對上述會議有何期待?

汪文斌:這次上合組織成員國外長會議期間,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將同其他成員國外長就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以及當前形勢下上合組織各領域合作交換意見,為今年上合組織峯會做好政治準備。

今年是上合組織成立20週年。20年來,上合組織堅定弘揚“上海精神”,成功走出一條符合地區實際、契合各方需求的合作與發展之路,已經成為維護地區安全穩定和促進發展繁榮的重要建設性力量,也為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寶貴的實踐探索。

當前,百年變局與全球疫情疊加共振,上合組織作為倡導先進理念的新型國際組織,在實現本地區長治久安、促進各國經濟復甦和捍衞國際公平正義方面需要發揮更大作用。中方願同各方共同努力,抓住上合組織成立20週年的有利契機,深化成員國之間的團結互信,凝聚各方合作共識,全面推進本組織各領域合作,為地區國家發展振興注入強勁動力。

上合組織成員國商定,將與成員國外長會議銜接舉辦“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外長會議。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將同上合組織其他成員國和阿富汗外長共同就促進地區安全穩定、推進阿和平和解進程、深化上合組織同阿方合作等問題交換意見。成員國外長將發表聯合聲明,闡述在阿富汗問題上的一致立場。

在當前美國及北約短時間內完成自阿富汗撤軍、阿局勢複雜演變的背景下,這次會議對妥善應對“後撤軍時代”阿局勢變化、協力推進阿和平和解進程、加大打擊“三股勢力”、有效維護地區安全穩定具有重要意義。中方願同與會各方一道,充分發揮“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作用,推動上合組織為阿維穩止亂、和平重建貢獻更多“上合力量”。

路透社記者:路透社援引兩名消息人士稱,拜登政府最早將於週五以涉嫌在新疆侵犯人權、運用高科技實施監控為由,將至少10家中國企業和實體加入其“實體清單”。中國是否知曉此事?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美方所謂的“實體清單”,實質是打着人權幌子打壓中國特定企業和產業的工具,是美方“禍亂新疆、以疆制華”的手段。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中方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堅決挫敗美方干涉中國內政的企圖。

《環球時報》記者:據報道,8日,在日本名古屋市舉行的“慰安婦”受害者主題展覽因工作人員收到疑似爆炸物快遞而被迫中止。此次展覽展出了包括象徵“慰安婦”受害者的“和平少女像”在內的多件展品,在吸引大批觀眾參觀的同時,也再次受到日本國內右翼勢力的反對和抵制。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強徵“慰安婦”是日本軍國主義在對外侵略戰爭中犯下的嚴重反人道罪行,“巴達維亞臨時軍法會議記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等各種史料均對此有明確記載,鐵證如山,早有定論。

但日本國內始終有部分勢力在歷史問題上頑固堅持錯誤認知。他們的行徑是對受害者的極大不尊重,也是在企圖否認、歪曲甚至美化侵略歷史,淡化和逃避罪責,理應受到正義和良知的譴責。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不切實正視和深刻反省,日本將永遠無法卸下沉重的包袱,日方掛在嘴邊的道義和責任也無法得到國際社會的真正認可。

總枱央視記者: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7屆會議正在日內瓦舉行。我們注意到中國在會上多次發聲,批評西方國家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有西方國家稱,中方反對“麥克風外交”、反對干涉別國內政的立場似乎出現了變化。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在人權理事會第47屆會議上多次對一些西方國家的人權狀況表達關切,敦促他們採取切實措施解決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反對他們將人權問題政治化和雙重標準,這是正義的呼聲。

我想強調的是,是這些西方國家出於政治動機,基於虛假信息和謊言謠言,以人權為藉口向別國施壓、干涉別國內政。是這些西方國家以教師爺的姿態對發展中國家人權狀況指手畫腳、點名羞辱,毒化人權理事會合作氛圍,違背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他們口口聲聲説歡迎批評,當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對他們的人權問題表達合理關切時,他們卻感到極度不適應甚至不接受,説中方搞“麥克風外交”、“干涉內政”,這是典型的雙重標準,充分反映了他們根深蒂固的傲慢、偏見和虛偽。

他們為什麼對一些西方國家系統性歧視亞裔非裔等少數族裔、侵犯土著人權利、移民拘留中心大規模侵犯人權、海外軍事行動中濫殺平民、軍事幹涉導致大量平民傷亡和流離失所、單邊強制措施嚴重損害人權等問題視而不見?為什麼從不在人權理事會就此公開批評他們的夥伴?為什麼對國際社會的批評裝聾作啞?他們真的是人權衞士還是將人權問題政治化,國際社會看得一清二楚。

中方奉勸這些西方國家認真迴應國際社會關切,深刻反省本國的人權劣跡,老老實實地正視和解決自身人權問題,不要再妄想肆意以人權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損害別國利益而不付出代價。

日本共同社記者:據悉,澳大利亞籍的成蕾女士涉嫌非法為國外提供國家祕密罪案件最近已經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可否證實這一消息?

汪文斌:我們已經多次就成蕾案闡明中方原則立場。澳大利亞籍人士成蕾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被依法批准逮捕。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辦理當中。中國是法治國家,中國司法機關依法辦案,成蕾的各項合法權利均得到充分保障。

深圳衞視記者:近日,澳大利亞主流媒體紛紛刊登紀念澳前總理惠特拉姆訪華50週年的系列文章,其中包括惠特拉姆本人當年撰寫的訪華見聞與思考。他認為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執政是無法迴避的客觀現實,澳應順應大勢同中國建交。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惠特拉姆先生1971年7月作為澳大利亞反對黨工黨領袖率團“破冰”訪華,為中澳建交和兩國關係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值得銘記。澳各界人士紛紛追憶50年前這次“破冰之旅”,認為惠特拉姆先生能夠洞悉、順應世界大勢,從理性出發作出同中國建交的選擇,展現出巨大政治智慧、自信和勇氣,表明澳大利亞完全可以在國際事務中領先於、而不是盲目追隨其他國家,並呼籲澳現政府以同樣務實、理性的方式處理對華關係。

在當前中澳關係遭遇嚴重困難的形勢下,這些思考和呼籲值得澳政府認真反思。50年前,中澳彼此間分歧比現在還要多,為什麼那時的澳大利亞政治家能夠登高望遠、順應大勢、衝破阻力,開啓對華合作乃至“接觸亞洲”的先河,而現在澳政府一些人卻被偏見帶歪節奏、逆流而動,不斷阻撓兩國合作甚至挑動對抗?我們敦促澳方以史為鑑,認真傾聽國內有識之士的呼聲,重新思考中澳建交的“初心”,摒棄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多做有利於中澳互信與合作、符合中澳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精神、符合中澳兩國人民利益的事,不要開歷史的倒車。

法新社記者:第一個問題,歐洲議會昨天通過決議,呼籲歐盟官員因香港、新疆人權問題抵制北京冬奧會,外交部有何迴應?第二個問題,對於海地總統被暗殺,包括台灣稱11名疑似殺手在其“館舍”被捕,外交部有何迴應?

汪文斌:關於第一個問題,你提到的這個事根本不值得關注。

關於第二個問題,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我要強調的是,世界上只有一箇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關於當前海地局勢,我們希望海地儘快恢復社會穩定,實現國家經濟健康發展,保障人民生活幸福安康。

《北京青年報》記者:據報道,日前,美軍不打招呼連夜撤離巴格拉姆空軍基地,致使阿富汗政府接管困難且丟失大量物資。阿富汗戰場在美軍撤離後陷入無法收拾的局面。美方不負責任的做法遭到阿富汗國內及國際社會的批評。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很多事實表明,在國際道義與一己私利之間,美國總是選擇後者。美國在全球多地推行其所謂“自由民主體制”,強推政權更迭,所引發的動亂、戰爭、恐怖主義、難民潮等後遺症至今難以消除。美國枉顧責任和義務,迫不及待從阿撤軍,將爛攤子和戰亂局面甩給阿富汗人民和地區國家,進一步暴露出美國“捍衞民主人權”幌子背後的虛偽人設。

作為阿富汗的友好近鄰,中國始終支持阿人民維護本國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把國家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中方一貫秉持“阿人主導、阿人所有”原則,致力於推動政治解決阿富汗問題。中方願同國際社會和地區國家一道,繼續助推阿和平和解進程,助力阿富汗早日實現和平穩定。

彭博社記者:關於阿富汗,你前邊提到,美國短時間內完成自阿撤軍,之後又表示,美國迫不及待從阿撤軍,將爛攤子甩給當地人民,你是想説美軍應在阿停留更久嗎?

汪文斌:我想你沒有正確地理解中方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我們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很明確,也是一貫的。就是説,美國作為阿富汗問題的始作俑者,對於阿富汗當前的局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美方應當在阿安全、發展及人道等領域切實擔負起應負的責任,履行所作的承諾,確保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避免因撤生亂、因撤生戰,防止阿富汗再次成為地區的火藥桶和恐怖主義的庇護所。我想這個立場應該是清楚的。

日本廣播協會記者:昨晚,日本宣佈,同國際奧委會有關方舉行會談決定,東京奧運會部分賽事將以無觀眾方式舉辦。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我們注意到相關報道。中方支持日本成功順利舉辦東京奧運會。

中新社記者:近期,美方一些人推動世界衞生組織開展針對中國的“第二階段溯源調查”。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溯源是科學問題,應當尊重科學,尊重事實。今年3月發表的中國和世衞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明確指出,溯源工作應基於全球視野,未來溯源工作不會侷限於某一區域,需要多國多地開展。

從新冠肺炎流行的總體情況看,越來越指向多個源頭、多點暴發。美國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稱,他本人於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也顯示他已擁有新冠病毒抗體,這比美國報道的首個新冠確診病例早2個多月,也早於中國報告的首個病例的時間。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網站顯示,研究發現美國5個州的新冠病毒感染證據在2019年12月就已出現。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與華盛頓大學合作研究表明,從2019年12月下旬開始並持續到2020年2月,呼吸道症狀和疾病患者數量明顯增加,表明新冠病毒在具有臨牀意識和檢測能力之前就已經在美國社區傳播。此外,多家媒體報道,美國威斯康星州2019年7月大規模暴發電子煙肺炎並席捲多州,患者肺部CT部分區域呈現團狀模糊的白色,也就是“大白肺”狀態,這與新冠肺炎症狀極其相似。

我們還看到了其它一些有關新冠病毒早於武漢疫情就在多國多地傳播的研究結論。中國—世衞組織聯合專家組在中國的第一階段溯源研究的科學發現為推進在全球其他國家開展類似的溯源工作提供了研究基礎。

無視上述事實,無視世衞專家權威報告,鼓吹針對中國的所謂“第二階段溯源”,不是尋找病毒來源的正確之道,而是將病毒標籤化、將溯源政治化的政治操弄,只會干擾、破壞國際溯源合作。國際社會應當自覺抵制在溯源問題上的各種政治操弄行為,按照世衞聯合專家組提出的建議,在多國、多地開展溯源研究,確保未來能夠有效防止和應對可能再次出現的大流行。

塔斯社記者:法國外交部國務祕書昨天在接受法國電視二台採訪時公開呼籲歐盟其他成員國不使用在俄羅斯和中國研發、製造的疫苗。外交部對此有何評論?

汪文斌:中方向來主張疫情形勢下各國應當加強合作,而不是製造分歧。關於疫苗認可和承認問題應當交給藥品管理部門依據科學和法律法規進行處理,不應搞政治干預,更不能搞政治操弄。

總枱央視記者:7月9日是基辛格博士祕密訪華五十週年的日子,中方認為這一歷史事件對今天的中美關係有何啓示?

汪文斌:五十年前的今天,基辛格博士訪華。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老一輩領導人同尼克松總統、基辛格博士等共同努力,從兩國人民共同利益出發,重新開啓中美兩國交往的大門,揭開了中美關係改善和發展新的歷史篇章,對中美兩國和世界都產生了積極深遠的影響。

五十年來,中美關係歷經風雨,總體不斷向前發展,為兩國人民帶來巨大利益,也為世界和平、穩定與繁榮作出重要貢獻。這一段歷史給我們的重要啓示是,中美雖然社會制度不同,歷史背景、文化傳統各異,但只要雙方始終堅持中美關係的正確方向,堅持從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共同利益出發,堅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求同存異,中美就完全可以實現和平共處、互利合作,為兩國和世界帶來更多福祉。

當前,中美關係處在新的歷史關口,面臨新的決擇。是搞敵視對立還是相互尊重,是搞封閉脱鈎還是開放合作,是搞零和博弈還是互利共贏?中美兩國人民和國際社會都高度關注。希望美方認清世界大勢,順應時代潮流,端正對華認知,作出正確選擇,同中方相向而行。

彭博社記者:追問一下阿富汗的問題,你提到美方應履行承諾,確保和平交接,防止阿富汗成為恐怖主義庇護所,可否詳細闡述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汪文斌:這個依然不需要多作解釋。美方應當切實承擔起應盡的責任,履行做過的承諾。要確保阿富汗的局勢平穩過渡,避免阿富汗因撤生亂、因撤生戰,避免恐怖主義在阿富汗死灰復燃。這是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共同要求。剛才我也介紹過了,很快中方將同有關國家一起舉行上合組織外長會議,以及“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外長會議。有關國家將就阿富汗問題進行進一步探討,請你繼續保持關注。